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司法廳原副廳長任杰靈嚴重違紀違法案剖析

發布時間:2018-04-12 09:13 ??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 ? 分享按鈕

被貪婪吞噬的靈魂

——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司法廳原副廳長任杰靈嚴重違紀違法案剖析

任杰靈,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司法廳原黨委委員、副廳長,曾任自治區勞動教養管理局(戒毒管理局)、教育矯治管理局(戒毒管理局)黨委書記、局長。因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、中央八項規定精神、組織紀律、廉潔紀律、生活紀律和涉嫌受賄犯罪,2017年8月,任杰靈被開除黨籍;2017年9月,被開除公職,涉嫌違法犯罪問題移送司法機關處理。

“我能數出來的名牌商標比知道的黨紀條規還多”

堅持尚儉戒奢,艱苦樸素,勤儉節約;廉潔從政,自覺保持人民公仆本色……《中國共產黨廉潔自律準則》的要求和約束,在有著30多年黨齡的任杰靈面前成了“擺設”“橡皮筋”。

走上領導崗位,特別是當上自治區勞教局一把手后,任杰靈把入黨時的承諾忘得一干二凈,而奢靡成了他生活的主旋律。

“走上領導崗位后,為了滿足虛榮心,我穿戴必講名牌,有時候為了讓別人知道我穿的是名牌衣服,甚至連商標都舍不得取。現在想想,當時我能數出來的名牌商標比我知道的黨紀條規還多吧。”在懺悔書中,任杰靈這樣形容他對奢侈生活的追求。

但凡乘飛機出差,他必選頭等艙,如果沒有頭等艙,寧愿推遲行程都不愿意“委屈”自己;以警戒、勤務需要為借口,指使下屬購買價值100余萬元的超標準越野車供自己使用;為方便自己和親友玩樂,安排局辦公室動用公款20余萬元,在某酒店七樓裝修餐廳包廂、臥室和棋牌室供他個人使用,還配備了專門廚師,并多次烹飪珍稀保護動物宴請親朋……任杰靈的奢靡生活可見一斑。

這還是那個剛參加工作時一頓飯只吃8分錢的蔥花餅,而每天堅持工作12小時以上的任杰靈嗎?

任杰靈1984年從部隊復員,回到家鄉哈密市水泥廠工作,后考入市勞教所,成為一名司法干警。此時的他工作勤勉,生活儉樸。但是,在他內心深處,覺得自己付出就應該有回報,他追求的就是權力、享樂和虛榮。這種念頭隨著他職務的不斷升遷而越發強烈。2010年10月擔任自治區勞教局黨委書記、局長后,他覺得“這一天終于來了”“一定要‘大干一場’”,貪腐之門也就此打開。正如他在懺悔書中所說:“在組織宣布我任勞教局局長的那一刻,黨組織的教誨、黨員干部的責任已被我的狂喜所沖散,我看到的是權力,還有數不盡的贊譽以及金錢。”

“任杰靈追求享樂主義,不愿奮斗和付出,對奢靡之風趨之若鶩,對高尚的精神追求嗤之以鼻、不屑一顧,褪色甚至蛻變是必然的。”專案組工作人員一針見血。

“只要給錢,一切都不是問題”

“要積累財富,我手中的權力就是最快的捷徑,從剛開始的半推半就,到后來的不擇手段,我毫不猶豫地開啟了斂財之路,也踏上了罪惡之路。”翻看任杰靈的懺悔書,清晰可見他利用權力瘋狂斂財的“路徑”。

在眾多向任杰靈行賄的人中,張某與其走得最近,關系也“最鐵”。張某原本是一名教師,下海后承包了自治區勞教局名下的酒店,為勞教局機關干部提供餐飲服務,任杰靈先后收受、索取張某300余萬元。當然,張某絕不會做虧本生意,在任杰靈的關照下,他先后承攬過自治區勞教局的建筑工程、信息化工程、服裝采購項目等,獲利頗豐。

“一個開食堂的能干得了這些活嗎?”面對質疑,任杰靈卻硬是把不可能變成了可能:張某從一個“開食堂的”搖身一變,成為小有名氣的商人。

“只要給錢,一切都不是問題”。任杰靈在貪欲的驅使下,頻頻違規操作:有時送禮的人多,工程項目不夠分,他就把大工程拆分開來,讓送禮人分別中標;有的老板沒有建筑資質,只要錢送到位,任杰靈便為他們大開綠燈。

2015年8月,任杰靈得知張某被調查,便立刻與妻子馬某串供,并與他人訂立攻守同盟,同時將收受的1公斤黃金和9個金元寶轉移至親戚家中。

處心積慮、機關算盡,不過是掩耳盜鈴。再狡猾的狐貍也斗不過好獵手。

隨著專案組調查的深入,他隱瞞5套房產及持有12只股票的問題也浮出水面。同時發現,任杰靈甚至把自己的餐費平攤到其他干警的伙食費中,而將自己飯卡中的1.35萬元餐費從財務室提現,讓教育矯治局機關干部大跌眼鏡:“堂堂一個局長,連干警的餐費都要想方設法侵占,貪得無厭讓人匪夷所思。”

當然,不止是區區的餐費,任杰靈還收受管理和服務對象黃金飾品、玉石、名貴手表、高檔手機等,裝修房屋、職務晉升、兒子考取大學、逢年過節都成了其斂財的借口。

最終查明:2011至2014年,任杰靈利用擔任自治區勞教局、教育矯治局一把手的職務便利,為他人在企業經營方面謀取利益,索取、收受25名管理和服務對象現金1000余萬元,其中近半數是在黨的十八大后收受的。

“教育矯治系統成了他的‘獨立王國’”

任自治區教育矯治局黨委書記、局長后,任杰靈還肆無忌憚地搞圈子文化,培植私人勢力。他經常聚集一些干部吃吃喝喝、聚眾娛樂,并通過這些活動在教育矯治系統形成了以其為中心的“小圈子”。一些干部為了得到任杰靈的青睞,也主動向任杰靈示好,以加入“小圈子”為榮。

任杰靈為樹立所謂個人威信,在工程項目、干部調整中違反原則,授意在重要崗位上的“小圈子”成員進行違規操作。同時為籠絡“小圈子”成員,還利用權力大搞利益輸送,違規解決“小圈子”成員的職務晉升、子女就業、親屬調動等事項。

據了解,任杰靈作風霸道、獨斷專行,在干部選拔任用、工程建設項目發包、物資采購等重大事項的決策中,違反民主集中制原則,在相關議題提交局黨委會議、局務會研究決定之前,沒有經充分醞釀便提前定調。

選人用人上的腐敗是任杰靈的一個主要違紀問題。他要求人事部門按自己的意圖擬定干部任免方案、縮小考察范圍等,違規選拔任用干部。在他的“精心”操作下,2012至2014年期間,自治區教育矯治系統違規提拔使用12名干部。如,在2012至2013年的兩次干部考察中,王某等4名干部因推薦票數低于50%,未能進入考察程序。任杰靈便安排局政治部進行第二次推薦,縮小考察范圍,使得王某4人“順利”被“推選”出來,并被安排在重要崗位。

任杰靈沉醉于“小圈子”中,在思想上與黨組織漸行漸遠。學習只是簡單念念文件,上黨課臨時突擊備課應付,民主生活會上只表揚不紅臉,甚至連心得體會、自我剖析材料等也都讓工作人員操刀代筆。

“在權力和利益的交織下,任杰靈與‘小圈子’成員相互勾連、相互利用,使其在教育矯治系統內權力沒有限制、失去監督,其違紀行為得以暢通無阻,致使黨內政治生活庸俗化,黨內民主和黨內監督受到嚴重的破壞,逐漸形成了買官賣官、吃喝玩樂的不良風氣,以及圈子文化盛行的惡劣政治生態。”專案組工作人員介紹說。

“放松思想的改造,權力畸變扭曲;生活腐化墮落,一再越過底線;黨性徹底崩塌,陷入罪惡深淵。”在懺悔書中,任杰靈這樣反思自己的蛻變過程。(本報記者 陳旭)

懺悔錄

我叫任杰靈,現年57歲,中共黨員,自治區司法廳原黨委委員、副廳長,現在正接受組織審查。在這兩個多月的時間里,我對自己的違紀違法事實進行了認真反思和剖析,真切地認識到自己犯下的錯誤有多么嚴重、影響有多么惡劣、帶來的教訓是多么慘痛,為自己走向黨和人民的對立面而深感悔恨、痛心疾首,在此深深悔罪。

1985年,我被借調到自治區勞教局機關工作了4年。當時我沒有宿舍,一直住在辦公室。因為工資低,為了節省錢,每天吃兩頓飯,有時一頓飯只吃一個8分錢的蔥花餅,而每天卻要工作12至15個小時。在這4年里,我把自己在工作和生活中遇到的困難和問題,統統歸結于自己出身貧寒、沒有關系、沒有錢,錯誤地把家庭背景、社會關系和金錢的作用無限放大。我把自己吃過的苦、受過的累、熬過的每一個日日夜夜當成我成功的主要原因,認為個人的成長進步全靠自己的努力奮斗,在錯誤的人生觀和價值觀的誘導下,我把關系、背景、權力看得越來越重,而把黨組織的關懷與培養置于腦后,入黨時的誓詞在我心中開始模糊、淡化,為后來思想蛻化、腐敗墮落埋下了根源。

我當(勞教局)政委的6年里,我不僅沒有靜下心來好好提升自己的知識和修養,反而逐漸迷戀上了玩玉石、打牌、唱歌,在生活中與一些老板開始勾肩搭背,經常和他們一起吃吃喝喝、打牌娛樂。在思想上與組織漸行漸遠,在學習中照本宣科念念文件、上黨課臨時突擊備課應付、在開民主生活會時左右逢源,甚至連心得體會和自我剖析材料都讓工作人員操刀代筆。由于平日里不注重政治理論的學習,不注重世界觀的改造,造成信仰缺失、道德缺失、思想頹廢。

在我內心深處,對權力有一種貪婪的追求,因為權力可以滿足我的虛榮心,可以讓更多人心甘情愿地為我服務、看我臉色辦事,還可以給我帶來地位、金錢。2010年10月,當組織上宣布我任自治區勞教局黨委書記、局長時,我興奮極了,那種“多年媳婦熬成婆”的快感溢于言表。心里想著,這一天終于來了,我一定要“大干一場”。在這一刻,黨組織的教誨、黨員干部的責任已被我的狂喜所沖散,我看到的是權力,還有數不盡的贊譽以及金錢。

要積累財富,我手中的權力就是最快的捷徑,從剛開始的半推半就,到后來的不擇手段,我毫不猶豫地開啟了斂財之路,也踏上了罪惡之路。在貪欲的驅使下,從大到百萬元現金,小到把機關食堂給的飯卡兌換成現金,我都來者不拒,甚至把老板和干部送給我的煙酒以及土特產、食品,都拿去兌換成現金,這時的我在金錢面前已徹底失去理智,走向瘋狂。

我收了老板的錢,就要想方設法為他們在教育矯治系統承攬工程提供幫助,有的時候送禮的人多,工程項目不夠分,我就把大一些的工程拆分開來,讓他們分別中標。有的老板沒有建筑資質,只要他能把錢送到位,資質問題也就不再是問題。我收了干部的錢,就想方設法地為他們在職務晉升、工作調動、安排子女就業中提供便利。

工作近40年,在黨組織的精心培養下、在各級領導的關懷支持下、在同事們的關心幫助下,我從一名復員戰士、一名企業工人走上了副廳級領導崗位。此時的我,本應勤勤懇懇、兢兢業業,加倍努力工作,來感恩于黨、回報于社會、服務于人民。但是,我卻忘記了自己當年面對黨旗時的誓言、入黨的初心,喪失了黨性原則,在權力、名利的誘惑下,漸漸地滑向了犯罪的深淵。我有罪,我要深刻懺悔。

敬愛的黨組織,我今天墮落成一名令人憎恨、令人唾棄、人人喊打的腐敗分子,完全是咎由自取,我心甘情愿承擔一切責任,接受黨和人民對我的審判。(摘自任杰靈懺悔書)

手机版英雄联盟